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嗨嗨影音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其他 > 浩沙陨落:160家门店关闭或转让 12亿股市窟窿待补

浩沙陨落:160家门店关闭或转让 12亿股市窟窿待补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19-06-26
摘要:

  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——浩沙健身正处于生死时刻。三个月内,这家有着20年品牌历史、160家门店、30万会员的浩沙健身几乎全部门店关闭或转让。

  浩沙健身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,在浩沙健身工作近十年的前总经理吴承翰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浩沙健身出现的问题与健身房的实际经营没有直接相关,主要原因是浩沙集团资本运作失败导致,“2018年,有机构两次做空浩沙国际的股票,让浩沙集团现金流紧张,旗下所有产业的现金流都往股市里倒。”

  健身俱乐部的经营是重现金流模式。在危急时刻,浩沙集团想到的办法是用浩沙健身的现金流去填股市窟窿,并通过快速卖卡模式换回现金流。“不过股市窟窿高达12亿元,不是短期内可以填过来,最后浩沙集团大概填补五个月终于轰然倒下。”吴承翰无奈地说。

  为股市填坑买单的还有浩沙健身的员工和会员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走访调查发现,浩沙北京总部早已人去楼空,大部分员工在去年年底遭到遣散。遍布全国10个城市的浩沙健身门店,陷入群龙无首的尴尬局面,很多员工已经被拖欠半年工资。优士阁、劲松、中关村在内的北京几十家浩沙门店已关停或转让,成千上万会员的权益同样得不到保障。

  在GymSquare精练创始人唐欢看来,尽管浩沙健身崩盘的导火索是浩沙国际被做空,但更深层次亟待改变的是传统健身俱乐部重现金流的经营模式。

  从2015年开始,以健身工作室和互联网健身房为代表的中小型健身房创业火热,打破了传统健身俱乐部费用高昂的年卡和私教模式,开创出月卡和团课等新兴经营模式,将更多健身小白用户吸引到健身房来。

  不过,新模式的实践还需要时间来检验。目前,健身工作室同质化严重,互联网健身房仍在烧钱扩张,传统健身房转型缺乏内生动力。但浩沙健身的快速倒闭以及商用预付卡政策可能生变的最新动向,更让传统健身俱乐部如临寒冬。

  近期,传统健身俱乐部巨头威尔士和一兆韦德接连宣布重大人事变动——CEO均将短期内离职。业内人士分析,这两家高层变更都意在开展“现金流经营模式”大变革,这预示着传统健身俱乐部正站在变革前的十字路口。

  早期发展

  中国开设健身场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。当时健身场所名称为健身房,经营内容以男性器械肌肉练习和女性有氧健身操为主。到90年代,有氧健身在中国兴起,健身俱乐部随即应运而生。进入21世纪,健身俱乐部快速发展吸引了投资者,凭借资本的力量,大型连锁的健身俱乐部相应诞生。

  要想看豪车,就去健身房楼下看,这是早期健身俱乐部给中国人的印象。2000年前后,威尔士、青鸟、中体倍力等健身俱乐部先后成立。当时,健身俱乐部主打高端与时尚,年卡价格在6000元至8000元。根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,2000年,当时北京职工年均工资也不过15726元。

  也正是在此期间,1999年,浩沙健身第一家俱乐部在北京成立。浩沙健身的背景,是浩沙实业投资的健身俱乐部。90年代初,浩沙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洪流凭借“一条健美裤”流行全中国,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之后,他推出的女性泳衣大受欢迎,建立起经营中高端运动服饰的浩沙实业,并于2011年在香港主板市场上市。

  服装制造出身的施洪流,没有健身俱乐部运营的经验。他利用投资形式,将浩沙品牌授权给张远运营。“对于浩沙的管理,施洪流一直都有参与。作为一个投资者,他对健身俱乐部的发展思路特别清晰。”吴承翰说。

  与高昂年卡费用的健身俱乐部不同,浩沙健身属于另类。通过类似的装修和器材,浩沙健身将年卡费用拉低到2000多元。2003年开始,浩沙健身现金流非常好,发展势头十分迅猛,在包头、天津、大连等城市开设加盟和直营店,与青鸟、中体倍力等成为北方规模最大的连锁健身俱乐部之一。

  早在1995年,吴承翰就进入健身行业。他在台湾体育大学康复系就读期间,一边在健身俱乐部代课,一边在职业篮球队做体能训练师。同时,他还教跳舞。当时,台湾男的健美操老师很少,不错的颜值和专业让吴承翰一下子红了起来。于是,吴承翰开始做很多政界和娱乐圈名人的私教。“像萧亚轩、庾澄庆,还有林忆莲和李玟,我都做过他们的私教。”吴承翰不无骄傲地说。

  大学毕业和服完兵役后,吴承翰自然而然成为健身房的私教。因为不错的业绩,他一路升为主管,开始管理多家门店。直到2003年,28岁的吴承翰从台湾来到大陆,出任青鸟健身俱乐部的私教总监。

  在青鸟健身俱乐部四年期间,吴承翰搭建起第一套成熟的私教部门商业化模式。此前,私教部门因为不能盈利,并不受到重视。吴承翰觉得私教是内部营销行为,不需要对外竞争,只需要让会员满意,就可以卖很多钱。此外,吴承翰干过最牛的一件事,就是将健美操第一次搬上2004年春晚舞台。

  2006年底,吴承翰回到台湾工作,正巧遇上健身行业大变革。2007年12月初,台湾最大的健身俱乐部亚历山大突然宣布倒闭,震惊岛内。巅峰期间,亚历山大员工2500人,30多万会员,健身中心多达28家。值此之际,台湾当局出面强制干预,要求每家健身俱乐部门店只有一台POS机,每单只能刷1万新台币(2200元人民币),逼着健身行业由年卡转为月卡。

  吴承翰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其实他很幸运,因为他碰到台湾健身行业的转型,他看到预收费模式如何从年缴转为月缴。“当时我在台湾的公司十分痛苦,如何从年收入转为月缴没有路径可寻,转型又需要多少钱和多少时间?”

  疯狂扩张

  实际上,2008年,浩沙健身就遭遇了一场严重经营危机,多家门店出现跑路现象。当时,浩沙健身在全国已有60多家加盟和直营门店。然而,浩沙集团毅然决然收回授权,让“浩沙健身”改名为“浩泰健身”。

  这场经营危机并非孤例,而是行业危机。从成本分析,一家健身俱乐部的经营成本主要分为房租、器材和人员工资。2008年开始,房地产价格暴涨带动房租价格暴涨;而器材价格虽然保持稳定,但人员工资上涨却很快。与此同时,大量资本疯狂涌入健身行业,导致年卡费用持续走低。于是,很多健身俱乐部恶性倒闭,倒闭之后又整合,整合之后又倒闭,如此恶性循环到今天。

  此时,吴承翰重新回到大陆出任威尔士的私教总监。重回大陆工作,吴承翰坦言这并不奇怪,“大的市场看习惯了,看台湾市场有点小打小闹的感觉。”帮助威尔士搭建起私教体系后,吴承翰选择离开,加入当时正在风波中的浩沙健身。

责任编辑: